茶合村——不该忘却的抗战老兵

上一篇 / 下一篇  2016-12-30 20:15:27 / 个人分类:威坪茶合村

茶合村——不该忘却的抗战老兵



    今年,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。各地都在举行隆重的各种纪念活动。就连天安门也要举行盛大空前的阅兵式,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,广邀各国政要出席。多地拟向每个抗战老兵发放5000元的补助,全国人民也对抗战老兵群体赞誉有加。抚今思昔,情不自禁回忆起我的父亲徐和水——一个满含怨屈的抗战老兵。

        

  父亲徐和水19201月出生于淳安县威坪镇茶碣村(现茶合村),16岁丧父,家徒四壁,一贫如洗,受尽了人情冷暖。

  1937年,抗战爆发,不甘平庸的父亲,只身投奔时任杭嘉湖绍警备司令的舅舅王子华。不久,淞沪会战打响。稍事军训后,就以一个上等兵的身份在平湖、海盐一带随队与日军打了一战。

  他说:战斗没打响时,身体发抖,真的很害怕。老兵告诉他:别在意,等一下开打,打了几枪,打死他妈的几个就好了。打仗次数一多,听见枪响,浑身就来劲哩

  当敌人的炮火沿申射击时,父亲他们就从隐蔽的地方出来,进入了战壕。日军也开始了进攻。在战斗中,慢慢地适应了,从开始开枪时的紧张,到渐次有了经验。他跟我说过:打仗就象砍柴,先打前面的,等后面的冲上来到面前再打他们,不必慌张。我问他:如果别人打到你怎么办?他说:打仗时不会去考虑这些,看见敌人近了,就打。被别人打中了,死了,爬不起来了,就算了;没死,爬起来再打。

  他说:日军的迫击炮是真正的厉害。一炮没中,二炮没中,三炮是无论如何都要中的。距离近一个药包,远的,三个药包。对付机枪真是绝。阵地上的机枪手都叫它打光了。一枪手、二枪手、三枪手都死了。连长顶上去,父亲就帮他弄子弹做助手。就这样,直战至天黑,鬼子也退了。

  当奉令撒退时。人已所剩不多。他说,最幸运的是连副,当他在战壕里探头侧身叫喊时,张开的嘴皮被射了个对穿。如果嘴没张开,半个面颊早就没了。

  借着夜色,部队往海滩撤退。疲惫不堪的队伍中,许多人边走边就睡着了,父亲说,还曾听见有人打呼噜。当睡沉了脚步停住了,后面的人碰一下,就又向前走了。

  不知走了几个小时后,到了目的地。只见几条较大的木船停在滩涂上,一望无际的泥沼,没有水。刚从绝境逃离的他们心想:这回可能是到了死路了。后悔真该战死不撤。

  好在过不了很久,涨潮了。船很快就浮在了水中。

  船只在水中漂呀漂,直到第二天天亮,才在钱塘江南岸的余姚海滩下船。为了避免陷入刚刚退潮的泥泞中,每人都把自己的雨笠垫在地上,铺成一条小路,才能从上面走过。

  不久,父亲进入了白崇僖任校长的衢州军官学校学习。

  在军校训练刻苦,学习认真,一挺重机关枪,蒙着眼也能在十分钟内拆卸再装配完成。

  国民党高官黄绍雄、浙江抗日名彦徐征东,曾不止一次当着教官的面夸他:人聪明,吃得苦。定有 前途。毕业时,身为校长的白崇僖在他的办公室挨个接见了每个学生。当父亲走进办公室时,白崇僖很高兴地握着他的手抖了抖,又转到他身后在他的肩膀上按了按,伸手在腰背部摸了摸,兴奋地说:这才是我的兵。

  很快,才满20岁的父 亲被任命为温州海关的负责人。年青、正直,嫉恶如仇的父亲。很难适应这复杂、在某些人 眼里的肥差。

  前方将士在流血;看着那么多贪官污吏在走私贩私、贪赃枉法。天生同情弱者、不畏强权的父亲,曾不止一次把县长以上级别的行贿者踢着屁股,赶出门去。最火的一次,有一个拿出十多根金条 放在桌上,吹嘘后台如何如何,最后蛮横要求不行也得行的行贿者。父亲直接拿起放在桌上的钢盔,把人头上打了个大泡。

  后果很严重,暗中惦挂这个肥差的各方势力一齐使力。父亲被调任丽水军警检查处负责人,仍是海关。不久,对现实太失望的父亲来部队在重机枪连当了个付连。

  长沙会战爆发,前方战事吃紧。需要往前线输送大量兵源。父亲就投入到送新兵上去长沙的任务。

  那时候,交通线大多都被日军所控制,天上还有敌机。要把新兵从浙江金华一带送到江西鹰潭,交给长沙方面来领兵的,只有靠步行。而新兵就是民间俗称的壮丁,大多厌战,时刻准备逃跑。两个人要徒步把五十多个新兵从从金华经龙游、巨州、江山、玉山,广丰、上饶、铅山、弋阳、贵溪、最后送到鹰潭。

  一路上,受尽了艰难险阻,最终完成任务。但父亲一生说起此事,总觉内疚。把不愿打仗的人,违背他们的心愿送到了战场。还说,有一次借了老百姓一个水桶,晚上被新兵当了小便桶,虽然还之前洗了又洗,但总是觉得自己做了不可原谅的缺德事。

  1945年,日本鬼子终于投降了。我的父亲也解甲归田,在淳安老县城一家运输行中帮人看仓库。县城里大部分人对他都很尊敬。他对本村人也是能帮就帮从不怜惜钱财和力气。

  如有一次,县兵役科在我们村抓了五个壮丁,其中一个是与他同名同姓也叫徐和水的。被刚好到村还未回家的父亲看见。就上去跟带队的科长说,那个是我家亲戚,再说身体也不好,抓去也没用。兵役科长很为难,还有几个在一起怎么办?父亲说,你们几个全都去我家吃饭就行了。在吃饭时,叫家人去通知那五个被抓的同村人悄悄跑掉。饭后,兵役科长也就名正言顺地带队去别的村。

  解放后,威坪乡间闹起很大匪患。都说父亲是见过世面,打过仗的大人才。纷纷以高官厚绿来相邀入伙。父亲一律坚拒。他说,闹土匪都是为害乡里的事,我们不能去干这些缺德的事。

  匪患平息后,积极响应政府号召,发展生产,组织互助组,高级社等。带领村民参加淳分公路建设。得到了公路建设指挥部的表彰。当六都源民众热火朝天建设河村水库时,父亲以苦干加巧干的精神,在水库峻工典礼上被授予先进人物奖。

   可文化大革命运动一来,仿佛天下什么都变了。

  勤劳肯干、为人随和的父亲被打成了反革命,说他是反动派伪军官。村里开会时,就会被俩身强力壮的红卫兵,从大门口的关押房内一人一手向后狠拽头发;再俩人各反拗双手至肩,用标准化的整人“喷气式飞机”式,以飞行般的速度从人群中穿过,此时常常会招黑打,往往都是重手。押上台去。戴上纸湖的尖高帽,上写“反革命某某某”。然后是子虚乌有的罪行揭发批判。亲戚邻居好友全都跃上台去,以前给他们的好处和帮助,都成了对他们的迫害。有一次批斗中,被向后拽住头发的父亲又被反拗双手过肩,痛得本能地叫了出来。当天,一个大我许多的邻居,在路上拦住只有5岁的我说:打死你,你这个小反革命!她又向后反拗双手学我父亲台上的样子,嘴里叫着:啊哟,啊哟!活该!

  据说,在第一次被批斗时,父亲也说过:我只打过八年日本,又没打过中国人、又没打过共产党,怎能是反革命?但招来一吨毒打。他知道这不是说理的地,以后就不再说了。

  家庭里每天的早请示,晚汇报仪式,按村里规定,父亲必须先在毛主席象前低头认罪、站过一边。然后我们几个才上前  向毛主席请示、汇报。先唱“东方红”,最后是“大海航行靠舵手”。父亲成了社会中低人一等的另类。他的经历也成了反动历史,不敢再提起。父亲在那时,心里肯定在流血。但是年幼的我根本就不会懂。两年后,在母亲的奔走申述下,父亲的反革命帽子终于摘掉了,可在革命至上的社会生活中,巨大的隐影始终罩在我们的头顶,无法摆脱它。

  小学毕业,写升学申请表,同学们在家长政治面貌一栏,都轻松地写上:政历清白四字。可我从上午第一节课拿到申请表开始,直到下午放学,都纠缠在写政历清白还是不清白一栏。一个“不”字,真的太难了。最后,用书遮掩着在那一栏写上——政历不清白。那一刻,心里很疼痛。有一种象偷盗怕人发现的负罪感,还有一种低人一等的压抑感。十二岁时的经历,几十年来仍旧记得很清楚。

  另一次,是在初一时。与同学打闹过火。那个同学在大庭广众中骂我:你这个反革命分子的儿子,你想干吗!

  一时,我很愤怒,想冲上去,但心里的痛处被刺,只好无地自容地走开了。

  19993月,父亲去世了。他是在做了好事反被骂,为国为民流血还流泪的遗憾中离去的。他的泪流在心头。

  明天——201593日,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。是中华民族共同的胜利日。习大大举办举世瞩目的阅兵式,纪念那些为中华民族作出贡献的民族英雄和烈士。不论国共,只要为抗日流血流汗过,都是英雄。听见这些,父亲的在天之灵会好受些么?

  如我父亲徐和水这样,为国为民曾出生入死、流血流汗差点奉献出生命的人,理应得到尊重。可对他来说,却成了奢望。

  茶合村,真的不应该忘记这个抗战老兵。照理说,是应该对他好点的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592        

徐成江于杭州

 


TAG: 茶合村

千岛湖徐成江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千岛湖徐成江   /   2016-12-30 20:34:22
千岛湖徐成江的个人空间 引用 删除 千岛湖徐成江   /   2016-12-30 20:33:38
 

评分:0

我来说两句

显示全部

:loveliness: :handshake :victory: :funk: :time: :kiss: :call: :hug: :lol :'( :Q :L ;P :$ :P :o :@ :D :( :)

千岛湖徐成江

千岛湖徐成江

人奸没饭吃,狗奸没屎吃!做人还是要厚道才行!!!

日历

« 2017-09-20  
     12
3456789
10111213141516
17181920212223
24252627282930

数据统计

  • 访问量: 87484
  • 日志数: 672
  • 图片数: 4
  • 建立时间: 2011-08-14
  • 更新时间: 2016-12-30

RSS订阅

Open Toolba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