板栗树下

上一篇 / 下一篇  2015-09-06 09:14:46


栗树下


       九月街头,秋凉乍起,空气里弥漫着一阵阵糖炒板栗沁人心脾的味,不由想起了我们小时候起大早捡“散栗”的情形来。


       白露过后,板栗大量成熟,满树的栗蒲纷纷张开笑口,一遇到飒飒秋风吹来,栗子便噼里啪啦往下掉。大人们因忙于田地里的收种,一时还顾不上打栗,就给我们留下了捡拾的机会。“嘎嘎——,嘎嘎——”,天朦朦亮,我们便彼呼此应的雄啼鸣声里睁开了睡眼,本想多躺一会,却禁不住油亮栗子的诱惑,一骨碌从床上起,拎一只小竹篮朝栗园赶去。


       每天都是这个时候,小伙伴们于习习凉中踏着朝露、迎着晨曦,在果实累累的大栗树下合,先把散落在明处的栗子捡拾起来,然后再从草丛、枯叶下甚至刺蓬搜寻。每捡到一颗沉甸甸、油汪汪的栗子,都是一份欣喜,尤其当一阵微风吹过,有栗子“噗嘟、噗嘟”落在眼前,则更是惊喜了。但我们始终遵守一条规矩,就是从来不用石头或敲打、摇晃未曾开竿的栗树,只捡被风吹落或自然脱落的栗子。即便这样,一清早在近二里的山脚栗园转一圈,少则捡一二十个、多则三四斤栗子正常的。


       捡来的栗,因为自然成熟,所以个大、皮薄、油光亮,都是上等好栗。我们首先选出一个最大、最周正、最油亮的中栗,在上面钻两个小孔,用长长的底线穿起来做成“栗呜”,套在两手中指上朝一个方向甩次,然后拉直、收拢,再拉直、再收拢,那个大便在中间“呜呜呜呜”飞起来,线头在两手中指根部很有规律地一紧一松、一紧一松,好玩极了。其它栗子,也用底线穿成一串串晾干或放进棕袋吊在搁板底,是春节时包粽子、炖莲子枣的好配料,可以保存到来年的。


       中秋前后,板栗开竿,父亲、叔叔和大堂哥们在树上用竹竿打栗,母亲、婶婶、嫂子、姐姐、小堂哥和我还有侄儿们头戴大笠帽、手拿竹夹子在树下捡拾。又粗又长的大竹竿真厉害,一竿子打来,栗蒲夹着栗子“噼哩噗噜”像下冰雹,直砸得我们头上的笠帽东倒西歪,背上手上脚上也难免被砸,尽管栗蒲上的刺扎进肉里很痛很难拔(拔歪了就断),但由于栗蒲属主人、散栗谁捡到归谁的习俗,我们还是会奋勇向前去捡的。打下的板栗捡拾完后,帮忙者可得五六蒲栗酬谢,妇女们把它包在身前的围裙里带走,孩子们则就地开蒲取栗:双脚后跟呈Ⅴ形踩在栗蒲中间,猛地往两边加压,栗蒲马上分开,弯腰抠出栗子即可。这手绝活们是用赤脚完成的,一是穿鞋踩不准点,二是打赤脚惯了底板厚,三是掌握要领把刺往两边别倒再发力。当然也有极个别踩不开的,就用扁石砸。这种现开的板栗尤其是皮色淡青的嫩栗,特甜特软特脆,小伙伴们最爱吃了。


       和捡板栗一样难忘的,是捡栗花。江南五月,栗花盛开,先乳白、后金黄,一层层、一串串,绒嘟嘟、密麻麻,不但开放时蓬蓬勃勃、热闹非凡,浓郁芳香、闻风十里,而且落地后,甚至晒干了点燃仍能芳香馥郁、杀菌驱蚊,是任何花都无法媲美的。落花满地时,栗园里就像铺上了一层绒毯,我们用掰玉米的竹背兜,一兜兜往坦里搬捡来的栗花,然后选条好的编成一根根一米左右的长辫作熏蚊用,懂医的叔父还以它入药,也有人将它打辫织成小动物给孩子玩,其余的晒干全都堆进柴房,因为它和秋后栗树上的落叶、开过栗子的刺蒲以及松毛丝、老鹰草一样,都是沓粿的最佳燃料。所以,直到夏季傍晚在屋角头乘凉、冬天帮妈妈在灶孔里烧火,栗花香,仍会陪伴我们


       是家乡那些伟岸挺拔、历经沧桑的栗树下,我们当年捡拾的何止栗蒲、栗子和栗花……



 






TAG: 板栗树

 

评分:0

我来说两句

显示全部

:loveliness: :handshake :victory: :funk: :time: :kiss: :call: :hug: :lol :'( :Q :L ;P :$ :P :o :@ :D :( :)

Open Toolba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