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年•那溪•那鱼

上一篇 / 下一篇  2015-08-06 09:06:05

那年•那溪•那鱼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乡村八月,长夏酷暑。瓦蓝瓦蓝的天上,不见一丝云彩,火辣辣的太阳,炙烤得大地热浪滚滚,连门前那条桀骜不驯的溪流,都变得规矩起来,里面的鱼蟹,全躲进石头底下,任溪水哗哗淌过,也不敢动弹一下。

       不过,还真有不拿盛夏正午灼烫的阳光当回事的人。你看,暑气蒸腾的溪滩上,一群十几岁的小男孩,正在满头大汗地采鹞草、折鱼迷柴子,为药鱼做准备呢——哦,等等,作个说明吧——这故事发生的时间,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初,那些不怕热的人,是我和我的小伙伴们。

       那时与现在比,最大的区别是生态。虽然一九五八年大炼钢铁砍伐了一些树木,但植被总体良好,屋后青山依旧在,村前溪里水长流,就连我们抓鱼的方式,也颇具生态风范,按当年的说法,叫“捋()”、“张(jiāng)”、“透(tiòu)”、“牉(pàn)”,从不大量杀伤,因此溪里的鱼年年捉,却照样多。如果您感兴趣,且听我一一道来。

       捋,也可理解为摸或掏,即徒手从石缝里“捋”鱼。正如本文开头所说的,大热天鱼蟹往往藏身于水中石下,螃蟹爬得慢,一般躲在浅水处有沙的石底,扳开石头便能捉到;鱼儿游得快,且藏在有两条甚至多条路的石头底下或石缝里,捕捉时须用双手从两边快速包抄,摸到鱼后,迅即捋住其鳃掏离水面,用棕皮褡或柳条串起。在浅滩上捋到的鱼以红里赤梭、石斑鱼为多,也有鳜鱼和黄刺鱼,在深潭或石堨底部能捋到鲶鱼、乌鱼和鲫鱼,有时还会摸到水蛇呢,不过别慌,我们那里的水蛇无毒,倒是捋到鳜鱼时常常被刺得手心里红肿难消的。

       张,即张开“簗”捕鱼。簗,一种自制的渔具,其实就是一片由长度为一米二左右的细竹竿编成的宽约二米、用以“张”鱼的竹簾。夏天一大早,我们就背着卷成一捆的簗和搭架用的木杆、绳子来到溪边,先找一个有一定落差的浅水滩,用石块做斜扇形的围堰,并在离出口约一米处两边各垒一个石堆架起木杆,然后将簗摊开,一头搭在木竿上扎好,另一头也扎牢在木杆上抵住围堰口并用薄而平整的卵石压实,使溪水能以一至二公分的厚度顺畅地流入簗内,最后从溪边割一些荆棘来围在簗的左右和后面,以防随水落入簗内的鱼蹦逃。簗装好后,夜里张到的鱼要比白天多,因此每天晚上,有簗张在溪里的孩子都会打着火把或手电去收鱼,看到簗里蹦跳着许多鱼或者张到大鳜鱼时,是很开心的。

       透,药的意思,即就地取材,用溪滩里或山脚下能致鱼昏迷的植物药鱼。最常用的,就是前面提到的“鹞草”和“鱼迷柴子”,采来后,在回水区上游石头上揉碎捣烂,将汁液与残渣一起冲入水中,发酵后鱼吃了就会醉醺醺地窜向水面,由你捕捉了。间或,小伙伴们也会从家里拿来一两个茶籽饼,打碎后一人一块在石上磨溶于水中,效果比草药更好。如此“透”鱼,几近原始,实属娱乐,深层和活水里的鱼是药不上来的。

       牉,用铁锤敲打石块将鱼震晕而捉之,叫“牉”鱼。牉鱼需用八磅大锤,年龄小的孩子抡不动,只能跟跟班,要到十三、四岁,还得有膂力才行。敲石头时要落点准、力到位,偏了轻了鱼会逃走,重则会把石头牉成两半,减少鱼的藏身地。那时溪里的鱼可真多,我每次拿着铁锤、背着鱼篓出门,至少都能牉到两三斤,既有石斑鱼和鳜鱼,也有莫皮沓等杂鱼。记得有一年暑假特闷热,那天午后我让两个小侄跟着,一边牉鱼一边吟诵着刚会背的古诗“赤日炎炎似火烧,野田禾稻半枯焦。农夫心内如汤煮,公子王孙把扇摇”,忽听一个侄儿大叫:“瞧,那是什么?”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,趟水到山脚边的渠道头抓起一看,是只一斤多重的山龟,意外的收获着实让他们兴奋了好几天。

…………

       啊,久违了!那一年的那条溪,那些鱼,你们在时光隧道那头过得还好吗?



TAG: 火辣辣

 

评分:0

我来说两句

显示全部

:loveliness: :handshake :victory: :funk: :time: :kiss: :call: :hug: :lol :'( :Q :L ;P :$ :P :o :@ :D :( :)

Open Toolbar